"我的EMDR心理諮詢經驗與自我探索" EMDR治療經驗分享


前言

我是罕見疾病患者。對於小時候的印象,除了不斷地進出醫院外,就是面對不友善的同學與異樣的眼光。這個過程對當時年幼的我,實在很沉重也無力面對。看到不友善的人只能選擇逃避,避免自己受到傷害。直到快20歲,某一天,我發現自己面對同學開始有驚嚇的自動化反應,我才發現會不會自己其實已經有了精神官能症。於是開始接受精神科治療。但有天我發現,精神科只能減輕你的症狀,但沒辦法解決心理的包袱。我決定開始我的心理諮商。


一開始,我並不知道心理諮商的意義是什麼?只覺得應該找個專業人士談談。從研究所就學到出社會,有過數不清的諮商經驗。但對我來說,並沒有收到成效。我覺得疑惑,甚至諮商師也認為其實我沒什麼問題。


直到有一天,已忘了是什麼因緣際會,我接觸了某個諮商師的書籍與直播開始,慢慢地耳濡目染。原來我過去的諮商,並沒一個核心目的;另外就是我不敢面對,人生各個階段中過去的自己所背負的傷痛。


直到這次EMDR諮商,我確立了自己的諮商方向,也確定了就算再痛苦也要溫柔面對過去各個成長階段所面臨的傷痛。我開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自費諮商。會找到EMDR其實只是緣分,第一距離我家不算遠,再來就是我想試試看不同的諮商方式,因而找到了頂溪心理諮商所。


第一次諮商的目的

其實第一次諮商是很重要的,諮商師會先了解個案的家庭與生長背景,以及目前想談的問題去深入了解。然後會依個案狀況,轉介到適合的心理師。各位別覺得這只是聊聊天,或者只是問問你的情況而覺得浪費錢。我做過很多次諮商,這個步驟,對於找到”適合”的心理師,是很重要的。


諮商正式開始

我不太清楚其他學派的諮商是如何進行。因此我只針對這輪EMDR諮商來進行說明。

諮商師會請個案回去寫下人生中最快樂與最悲傷的各20件事件。最悲傷的很快就寫完了,因為生長中面對的霸凌、嘲笑與異樣的眼光。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,很快的我就完成,而且並不覺得悲傷。過程中,我發現我好像對情緒感受,有點麻木無感了。我心想,我希望做完諮商之後,我能成為一個溫暖而且有溫度的人。


EMDR諮商會先把這20個悲傷事件,歸納出一張表格。然後往後的諮商會依著這張表進行。


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諮商開始前,諮商師看著我說,你準備好了嗎?

因為諮商前幾年的接觸過心理學書籍與直播,我已經知道諮商要面對是自己的傷痛,這過程肯定非常不輕鬆,但我決定好好地面對它。


在EMDR裡,這個停留在某個年齡,但仍然背負著傷痛的角色是EP(Emotional Part)。視個案情況,或多或少都有幾個EP,正在承受著你過去的傷痛。而且可能是被長期忽略的傷痛。


我很期待也害怕每次的諮商。因著想要了解自己的心而期待著,但也因著了解自己的過程伴隨而來的傷痛而害怕著。


諮商的過程,我因為過去的傷痛而痛苦著,幾乎每次都是流著眼淚出來。因為我覺得,錢要花在刀口上,而且我又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悲痛,或許這輪諮商是我了解自己最佳的起手式。


在每次諮商時,我讓我個人只是個配角,負責把EP想說的話,所想表達的情緒,轉述給諮商師(如果太難理解EP是什麼,那就姑且說是內心吧)。諮商師會依據這個EP的狀況,讓EP了解,這個傷痛其實已經不在此時此刻發生了。


然後,諮商師會左右輕敲你的膝蓋。有時也會用EMDR的儀器,請你注視著EMDR儀器的亮光,讓你的眼球左右移動。方法因人而異,會用你能接受的方式進行。


每當我轉述EP的話時,當下都會湧出很多情緒。但是隨著EMDR的進行,我發現這個情緒會從很高張力的狀態下,慢慢地恢復平靜。時間多長因著每個EP的情況而定。我發現,我整個人的狀態,是往我要的方向進行著。更確立了,我一定要堅持著把諮商完成。


在這輪諮商中,我有了下列幾點收穫

1.從諮商師與我的EP對話中,我學習到如何與自己的EP對話。這讓我在未來遇到相同處境的時候,我懂得如何安撫自己的內心。

2.因著這輪諮詢,我發現到有些是原本我以為這件事情根本沒什麼,但其實心理受了很大的傷。所以獲得了諮商師的協助。

3.以不同的角度去切入且面對過去的傷痛。讓我有了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。

結語

對於這輪諮商的經驗,我非常滿意。我從諮商師那裏學到如何自我安撫,也讓內心的各個EP各自放下多年的包袱。一個成功的諮商經驗,首要條件是,你要完全信任你的諮商師,而且你必須完完全全的面對自己過去的傷痛,如實的說出來。並且以柔軟包容的態度,安撫自己的內心。


感謝人生中,能遇到頂溪心理諮商所。人生功課雖然是一輩子的,也許未來我的人生可能時而平順,有時會可能遇到挫折。但我都知道,我應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這些人生的高低起伏。


以上是我的諮商經驗,分享給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。

0 則留言